局部代孕胚胎中有代孕志愿者卵子,因为这与委托丈夫与代孕志愿者直接发生性关系的结果并无二致。实践中双方可能自愿采取这种自然生殖方式完成“代孕”,这即与传统的“借腹生子”不谋而合,而传统的“借腹生子”往往是在妻子无法生育或生育不到想要性别的后代时,丈夫与妻子之外的女性发生性关系获得子女的行为,其实质仍为自然生殖方式,“借腹生子”生殖方式显然为社会伦理道德所不容。况且,此代孕志愿者捐赠卵子的情况下,经过“十月怀胎”的代孕志愿者可能产生与自己“亲生孩子”难以割舍的感情,容易引起代孕纠纷,如代孕志愿者不履行交还孩子的义务等。武汉爱宝认为此种代孕行为应当严厉禁止。

武汉爱宝认为,如果代孕行为将来规范化、合法化,一定是“完全代孕”的方式,“局部代孕”和“捐胚代孕”应该严厉禁止。